这位百岁老红军,至今仍记得上百种号谱的音律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2-14 16:36
百岁老赤军张生荣人生中最引以为荣的经历之一,就是当年赤军强渡大渡河时,是他吹响的冲锋号。 70多年过去了,但嘹亮的号声从未从老人的记忆里消失。老人的女儿告诉报道,起床号、休息号、吃饭号、冲锋号、疏散号、紧急集合号……虽然号谱有上百种,但至今老人仍明晰地记得每一种号谱的音律。 张生荣出生在江西赣州市于都县的一个小村庄。1930年,只要12岁的他就跑去村里的从军报名点报了名,因年龄太小未能如愿。可他一心觉得从军兵戈挺光荣,3次报名后才参了军。刚入伍时,张生荣被分在中央赤军第三师八团,给团长当勤务员,后来被分到司令部司号排学吹号。 那时没有德律风,几个连分离在好几个山头,端赖吹号来联络,以号指挥。在那个烽烟四起的年代,谁不想真枪实弹上前线好好干一场,可组织上让张生荣吹号,他坚定从命摆设。因为,都是为了革命嘛。 可别小看吹号,学问大,责任也大。号谱多达上百种,从早上起床到晚上休息都纷歧样,兵士们只要一听号声就知道要干啥,吹错了号谱可不得了。 1934年,15岁的张生荣跟着部队开端长征,个子矮小的他带着军号爬雪山、过草地。在打破湘江四重封锁线时,在22师间谍连的他冲在最前面,后来他逐渐升为号目、司号长。那会儿行军兵戈都靠军号指挥,吹号也需要力气,有时没粮食吃,就没力气吹号。 在部队里,马儿也和兵士一样,能听懂军号,它们也懂得爬行隐蔽。张老回忆,有一次急行军,过仇敌封锁线时,部队被仇敌发现了,仇敌一路逃来,连日前逃后堵,形势很紧张。一天,天上飞来几架飞机,他接到命令,吹响隐蔽号。兵士们仓猝隐蔽,连队的几匹马也立即爬行下来,前蹄卧在地上,头低着。持久的战斗生活,让马儿也变得和兵士一样,能听着军号声前进冲锋,或隐蔽庇护本人。 1935年5月的一天深夜,张生荣所在部队冒雨行军一天一夜后,赶到了离安顺场十多里外的大山坡。指挥部接到命令:连夜偷袭安顺场守敌,攫取渡船过大渡河! 颠末30分钟剧烈战斗,赤军偷袭胜利,占领了安顺场。部队决定渡河,可大渡河宽300米,水流湍急。当时一无船工,二无筹办,仇敌还在对岸渡口修了许多碉堡,赤军大部队通过很困难。部队决定推延到第二天渡河。 强渡大渡河开端后,岸上轻重兵器同时开火,保护突击队渡河。张生荣接到命令,冲到步队最前方,吹响冲锋号。兵士们冒着敌军的密集炮火,在激流中前进,听到嘹亮的军号声,他们愈加贪生怕死,迅速登陆后,在对岸火力支援下奋勇冲杀,击退敌军反扑,控造了渡口。 长征完毕后,张生荣参加了中国共产党。在以后的战斗岁月里,他不断跟随部队身经百战。1965年,张生荣进入湖南省军区东湖干休所离任休养,他怀着对党和人民的深沉感情,阐扬余热,为学校、部队和各级党政机关做爱国主义宣讲200余场。 采访接近尾声,张老希望借《解放军报》寄语新一代革命军人:青年官兵要始末听党的话,铁心跟党走,永久吹响人生的“冲锋号”。